当前位置 : 首页 > 武侠情色

水云间 第一部1-4

高速视频高清不卡视频边看边啪Xvideo破解高速X视频成人抖音凤楼信息隐私短视频成人APP破解

第一部 最初的故事

第一章  发现

  “娘,杨哥哥他又不好好地练武了,在那里做什么诗了。”一个穿着紫衣的少女半躺在一位年轻美妇的怀里,把脸紧贴着美妇的腰部,撒娇道。  那美妇高挺的罄鼻,小巧的两片红唇,两道淡淡的娥眉衬托着她那温柔似水的眼神,身穿一件淡黄色的罗衫,肩披一层半透明的轻纱,正坐在红木椅上。只见她爱怜地拍了拍那少女的头,轻卷淡眉,柔声道:“怎么了?士元他又惹你生气了?你也不小了,不要老是缠着人家。你要是真喜欢他,我就和你爹做主,把你许配给他,怎样?玲儿,你也是到了嫁人的时候了。”  那被唤作玲儿的少女急忙抬起头来,坐到了美妇的腿上,一张白皙的小脸涨了个通红,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直瞪得圆圆的,模样看上去倒和那美妇有七、八分相似,她淡唇微微一翘,道:“谁要嫁给他了。”接着,她又把头埋在了美妇挺满的双胸上磨蹭,娇道:“娘……,我还小呢,还想多呆在你和爹爹身边,孝顺你们呢。这事以后再说嘛。”  美妇轻抬左袖,放在小嘴边,小声地笑了两声,道:“那过几年呢?这事是不是就可以说了呢?”  “娘,你笑话人家,你笑话人家,女儿不依,不依嘛。”玲儿羞道。  美妇站起身来,对着身旁的小女孩道:“我们去看看你的杨哥哥吧。”  推开房门,即可见到一道淡淡的山雾缠绕着整间宅院,宅院座落在一个小小的山坡上,宅院中共有九间房,位处中间的房子门前一条弯弯曲曲的小径通向宅院大门,小径两旁种满了各种奇花异草,一阵微风吹来,满园皆香,连绵起伏的山峰卧在左侧房间旁不远处,而房间后面则是一片稍有倾斜的草地,最右侧的一间房间紧靠着一条蜿蜒的小溪,仔细聆听,溪水叮咚叮咚潺流不觉,整个宅院的四周除了东面外,皆被茂密的森林所围绕着,而宅院大门前一条不算宽敞的山路似乎是通往山下的。  如此倚山傍水的仙境怎么会没有响亮的名声呢?此处名曰――水云间,乃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山水诗派的居地。  山水诗派的创门祖师据说是唐代诗人孟浩然的后人(孟浩然:中国古代的著名诗人,门外传来“咚咚咚”的敲着门,一个娇脆的声音道:“杨哥哥,快开门,我是玲儿。”  杨士元连忙停下活动着的四肢,走到大门前,打开了门闩。  只见眼前出现了一个紫衣少女,她一见到杨士元,连忙伸手圈住了士元的腰部,把个小脸埋在了士元怀里,撒娇道:“娘最坏了,什么事也不让我知道,什么事也不让我做,气死我了。”  士元心中一慌,忙把玲儿抱入房中,顺手关上了大门,微责道:“玲儿,你怎么这么胆子这么大,要是被师娘看到了我们这个样子,就完了。”  玲儿道:“怕什么,我已经是你妻子了呀,我娘最坏了,我才不理她呢。”  士元道:“你要懂事一点了,发生了这么大的事,你娘现在正需要你的关心呀,你怎么还这么胡闹。”  玲儿听了这话,不由银牙暗咬,她伸出二指,重重地扭了扭士元腰部,跺脚道:“讨厌,杨哥哥,怎么、怎么连你也说我呀,我不是不关心娘,可是、可是……我也想爹爹呀,我也想要早点见到他呀,可娘却……。我恨死你们了。”  杨士元忍着腰部传来的一阵剧痛,皱眉裂齿道:“玲儿,你可真是这么刁蛮呀。”  待的疼痛稍稍减弱些,士元又好生解释道:“你娘也是为了你好呀,你才刚满14岁,年纪太小了,怎能行走江湖呢,那可是个是非之地呀。等你长大了点后,师娘自然会带你出去的。”  玲儿趴在士元的怀里安静了好一会,才道:“杨哥哥,你前面在干什么呀?屋里的声音怎么这么奇怪呀?。”  士元俊脸一红,一时答不上来,支支吾吾了好一会,忽地灵机一动,道:“这个……其实我在房间内练武来着。”  玲儿疑道:“哪有在房里练武的呀?”她晃了晃小脑袋,道:“算了,反正杨哥哥平常就奇怪的很呢。”  士元顿时哑口无言,苦笑不已,寻思道:“这小丫头又来戏我。”当下也不言语,只是享受着胸膛前柔软,温暖的感觉。  两人都是初尝情果,自然不懂得如何调情,只是觉得这样互相拥抱着,已是幸福至极。  不知过了多久,玲儿突然想起了一事来,伤神道:“杨哥哥,你明天就要走了,我……我什么也不会,就让我再来伺候你一趟吧。”说完,小手下探,就欲抓住士元那胯下之物。  士元心中暗想:开玩笑,这里可不比云水湖,要是被发现了,那还了得,这次可不能再胡来了。士元想到做到,急忙伸手捉住玲儿那细蛇般的小臂,说道:“玲儿……别胡闹了,明天我还要赶路呢,这事、这事还是等你我成亲之后再做吧。”  玲儿听到士元口出“成亲”二字,不由喜上眉梢,她踮起小脚,凑上清香湿润的薄唇,轻轻地亲了口士元。然后,马上绷着个小脸,肃道:“杨哥哥,别忘了我已是你的妻子了,江湖上的那些女孩,你一眼也不许瞧,要不然……。”  她忽地停下话来,伸手又扭了士元一下,然后续道:“要不然回来看我怎么罚你。”玲儿说完这话,脸莫名其妙地红了起来,她把身子一转,飞快地跑了出去。  士元被她那忽刁蛮,忽温柔的样子,搞的七荤八素,嘴唇传来一阵阵凉凉,柔柔的感觉,真是少女鲜嫩红唇的余韵,不由呆在当场,不知所想,大脑一片空白。  就这样混混沌沌不知过了多久,直到“咚咚咚”的一阵敲门声,才把士元从迷茫中拉了回来。  士元神志一清,光线又重新汇聚在他的瞳孔之中。  一个火红的身影印入了士元的眼帘,只见她抬着左手手肘,半倚在门前,身子骨软软地有如无物,似乎是把全身的重量都靠在了门柱上了,她的衣服有些宽松,左手袖半滑至肘部,露出了一段莲藕般的玉臂来。  原来竟是倩儿。士元暗暗吃了一惊,寻思道:“倩儿怎么了?是不是转了性了?平时那个活泼快乐,无忧无虑的倩儿到哪里去了?”  士元强忍着上前询问的冲动,站起身来,道:“倩师妹,你怎么还站在门口呀?快进来吧。”  倩儿慢慢走了进来,站在了士元旁,双手交叉,背放在身后,张开小口,却又欲言又止。她的神情变换莫测,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。  士元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她,过了一会儿,忍不住道:“师妹,你有什么话尽管说吧。我们……。”士元顿了顿,似乎想了想应该说些什么话。然后,他接着道:“我们虽然一直在拌着嘴,但总还是朋友吧。”  倩儿听完这话,仿佛忽然间恢复了活力,她不住点头道:“对呀,我们是朋友,我们是朋友呀。”  倩儿笑了笑,似乎还是有些勉强,可是,俏皮的性子却已重新回到了她的身上,她道:“师兄,别忘了你还欠我一个人情呢。”  士元心里顿时“噔”了一声,他苦着脸道:“就知道和你在一起肯定没有什么好事,说吧,倩师妹,这次你又要我做什么事了呢?”  “师兄别把我想得这么坏么。”倩儿咯咯咯地笑了起来,神色已是自如。  然后,倩儿半真半假地玩笑道:“不过,如果他日有什么地方对不住师兄的之处,还要请师兄多多包涵哦。”  太阳西下,晚霞满天。  士元趴在窗前,抬头遥望天空,口中喃喃道:“明日再看到这夕阳时,不知已是身在何处了。”一时间,士元感慨颇深,心中久久不能平静。  忽然,士元只觉得眼前一暗,视线似乎被什么东西挡住了。紧接着,一道柔美的声音传来:“知道我是谁吗?”  “知道,当然知道。”士元声音微微有些颤抖,心中却刹时闪过千般情愫,“好几年了,好几年都没有这样子了。”  士元抬起手来,拉着遮着眼睛的双手,轻轻的把手盖在了柔嫩的手背上,心中似有千言万语,却最终化为了最平淡的一句话:“心儿,你怎么来了?”  “少爷,我……少爷,出门替换的衣服,让我来替你收拾吧。”心儿道。  心儿说完,走到衣橱前,拿出几件士元喜欢的儒装,放在床边,默默地折叠了起来。  衣服,一件一件的整理着,内心,却是一点一点的沉重着,眼泪仍不住扑簌扑簌的掉了下来。  终于,衣服整理完了,心儿却再也支持不住了,嘤咛一声,坐倒在了床头。  士元连忙跑到床前,伸出手袖把泪水轻轻擦干,眼眶不由有些发热,他别过头去,轻声念道:         美人卷珠帘,深坐蹙蛾眉。         但见泪痕湿,不知心恨谁。  心儿听了这话,再也把持不住了,把头紧紧地靠在士元的怀里,大声哭道:“少爷,我好怕,江湖怎么危险,少爷……少爷……。”  士元也不说话,只是用尽全身的力气,紧紧地圈住心儿的腰肢,心中有一丝激动,有一丝对未来的彷徨,更多的却是离别的酸苦。  心儿哭了一会,发觉士元衣上已是湿了一大块,粘粘的,有几分恶心。心儿俏脸一红,不好意思了起来,正准备坐起身来,却又依恋士元怀里温暖的感觉,不由的把个小脸埋的更深了。  幸福的时间总是过的这么快,转眼间,天空中已是布满了繁星。心儿横躺在士元怀里,把头靠在士元的大腿上,道:“少爷,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,我、我也……。”语气及是坚决。  “别说了,别说了。”士元看着那雨带梨花的娇脸,樱红的小嘴,心中忽然涌起一种冲动,他低下头去,鼻中忽地传来一阵清香。  士元,心儿四目相对,呼吸都急促了起来,心儿的小脸涨的通红,不禁羞的合上了眼帘,可是却把个小嘴微微撅起,一副任君品尝的样子。  终于,士元那略微干裂的双唇碰到了一个柔软,湿润的物体,犹如干燥的大地迎来了一场及时的春雨,两人有如电击一般,都是全身一颤,僵直了个身子,大气都不敢大喘一声。  等了许久,士元伸出了舌头,在心儿嘴边细细的舔着。在心儿心神俱乱,一片迷醉的时候,士元毫不费力地顶开心儿的双唇,仔细地舔着两排洁白的牙齿,然后,他撬开心儿最后的一道防线,舌头伸进了一处温湿的空间,和另一段柔软至极的嫩肉绞缠着,带领着它四处转动,同时,吸吮着心儿的香津,品尝着少女口中的美味。  心儿此时心神已不知飞到了何处,意识里只留下了美妙之极的感觉。  士元再也忍不住了,伸手解开了心儿胸前的丝衣,露出了绣满绿边的白色肚兜,肚兜之上,绣有一朵淡雅的青莲,一时间少女的香气充满了房间。  “不要。”心儿一下子从迷茫中清醒了过来,立时挡住胸前的安禄山之爪,小声羞道:“心儿此身已属郎君,心儿生是杨家的人,死是杨家的鬼,但是,但是少爷明天还要赶路呢,今天怎能,怎能吃力呢。”  士元爱怜地看着心儿,道:“我知道了,是我不好啦。”说完他站起身来,把自己的棉被盖在心儿身上,自己也一骨碌钻进床里,道:“心儿姐姐,今天你就和我一起睡吧。”  说完也不顾心儿的反对,身子一侧,右手一伸,大腿一卷,把那心儿半搂在了床上,然后,闭上双眼,闻着少女的体香,心中暗乐,迅速地睡着了。  心中的依恋近在眼前,心儿怎么也无法入睡,欢喜,担忧,伤愁各种心绪涌上心头。  心儿终是大哭过一场,身子已是较为疲倦了,不久,也昏昏沉沉地进入了梦乡。  两人就这样相搂着和衣睡了一晚。  第二天清早。  士元房里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声音:“少爷,快让我回房去吧,要是被别人发现了,我就没脸见人了。”  士元调笑道:“还叫我少爷呢,该叫我相公了吧。”  不一会儿,山水诗派众弟子全都汇集在了水云间大宅前。他们已全无昨日的颓废样子,纷纷地议论着。  “谁这么大胆,敢威胁师傅。”  “我看,是那些无耻之徒围攻师傅,要不然,以师傅的武功怎么会失手被擒了呢。”  “不对,肯定是有人用下三烂的迷药把师傅给先弄晕了,师傅可是天下无敌的,几个无耻小辈,怎么会擒的住师傅呢?”  “对,对,还是师兄见识广呀。”  喧闹声忽然静了下来,原来是婉柔缓步走了过来,她今天穿了一件紧身包裹的侠女服,浑圆的双臂,丰腴的腰肢,硕长的圆腿,玉臀微翘,体态甚是丰匀,浑身散发着妇人的成熟气息。  婉柔道:“士元,我们走吧。”  “恭送代掌门,三师兄。”众弟子齐声道。  两人行至半山腰,杨士元看着山下的繁华,胸中忽地豪气万丈,他舒展了双臂,大声叫道:“江湖,我杨士元来了。”


女友的内衣诱惑 2020-07-03 我和萱的大学生活 2020-07-03 豪乳老师刘豔 第二部1-5 2020-07-03 央视花旦的淫蕩骚穴 2020-07-03 静静的世界 2020-07-03 大队接力女孩输到脱裤 2020-07-03 乳房的淫辱-朱茵篇 2020-07-03 女主播黄珊惨遭轮姦调教 2020-07-03 巨乳老师37C 2020-07-03 仙剑淫女传——改编 2020-07-03

高速视频高清不卡视频边看边啪Xvideo破解高速X视频成人抖音凤楼信息隐私短视频成人APP破解

学校实验室的激情 2020-07-03 阿Sa阿娇的秘密交易 2020-07-02 《天之禁·九天玄女的哀鸣》 2020-07-02 外星异种侵蚀1-4 2020-07-02 上了女友圭密 2020-07-02 大明天下37-39 2020-07-02 穿着性感的黑色丝袜在公车上被强Jian 2020-07-02 仙女校花被猥亵司机干的欲仙欲死 2020-07-02 危险性游戏 2020-07-02 [极品家丁-穿越者] 2020-07-01

高速视频高清不卡视频边看边啪Xvideo破解高速X视频成人抖音凤楼信息隐私短视频成人APP破解

杨贵妃 2020-07-01 设计科的我设计女友[一] 2020-07-01 我和高中男老师做爱了 2020-07-01 女友是这样当初中老师的 2020-07-01 初中被强姦的我 2020-07-01 明星都是婊子 张钧甯畜性姊妹淩辱 2020-07-01 三国无双:羞耻的二乔[全] 2020-07-01 新妈妈 2020-07-01 我要干明星[1~4] 2020-07-01 在宿舍学姊教学妹如何快乐 2020-07-01

高速视频高清不卡视频边看边啪Xvideo破解高速X视频成人抖音凤楼信息隐私短视频成人APP破解

韩娱 1-4 2020-06-30 班花 做爱 2020-06-30 香港小姐在地铁 2020-06-30 家庭催眠淫乱记 [1/2] 2020-06-30 被強上的女戰士 2020-06-30 [缘起缘灭] 2020-06-30 淫蕩的音乐老师 2020-06-30 美少女清洁公司 作者:齐人 2020-06-29 水云间 第一部1-4 2020-06-29 女偶像私下的淫蕩生活[三十八.三十九]转 2020-06-29

高速视频高清不卡视频边看边啪Xvideo破解高速X视频成人抖音凤楼信息隐私短视频成人APP破解

大学生交换女友3~4[转] 2020-06-29 仙人御女录[原名:肥宅科学家和他的女奴们]04 2020-06-29 淫亂的蟠桃盛會 2020-06-29 红楼漪梦(一) 2020-06-29 成人新游戏 2020-06-29 绝世唐门_马小桃 2020-06-29 大剑师後传 2020-06-29 杨钰莹~性爱奴隶生活 2020-06-29 神洲寻仙路 2020-06-29 淫蕩的暑假 2020-06-29

高速视频高清不卡视频边看边啪Xvideo破解高速X视频成人抖音凤楼信息隐私短视频成人APP破解